• <wbr id="ymiae"><nav id="ymiae"></nav></wbr>
    <input id="ymiae"></input>
  • 首頁 新聞頻道 福建新聞

    千年侯官 魅力永存

    寫在閩侯縣侯官村唐初置縣1400周年之際

    2023-04-25 18:05 來源:《海峽通訊》

    唐初置縣 文物留存

    兩千多年前,“侯官”曾作為福建全省的代名詞。這里古屬百越,周朝為七閩地。春秋末年,楚國滅越,勾踐的部分子孫入閩,后成立了閩越國。

    秦統一中國后不承認閩越國,設立“閩中郡”而來不及建立地方政權。閩越國無諸派兵追隨劉邦反秦,并得到西漢中央政權承認,但無諸后人不服中央政權管轄,圖謀反叛,漢武帝派四路兵馬滅掉閩越國,將其貴族精英遷至江淮安置。此后數百年間,福建實際上沒有地方政府管理,只有中央政府派出的軍事機構監管,如東漢“東部侯官”即為軍事機構的名稱。直至東漢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始設置“侯官縣”,也是從“東部侯官”演變而來。此時“侯官縣”(縣衙應在現福州城內,無考)基本管轄了現在福建全省的地盤??上Т藭r已是東漢末年,天下大亂,歷經三國、西晉、東晉及南朝的宋、齊、梁、陳,官員機構設置不斷變更,“侯官”作為一個縣管轄的地盤也時大時小。直至唐高祖武德六年(公元623年),析閩縣置侯官縣,上有“福州”(名稱也時有變化)管轄。閩縣縣治在福州城內;而侯官縣縣治設在今侯官村,管轄范圍包括現福州市區及閩侯縣的一部分,還包括當時尚未分出的古田縣、永泰縣等。因為它們都處在福州城的西部,而侯官村與它們的距離相對較近,便于管理。

    我國古代有個慣例,凡置縣的縣城必有城隍廟;反之,無城隍廟則不成縣城。侯官村現保存著唐代的城隍廟,成為此地唐代置縣的確鑿證據。2011年我們初訪侯官村時,看到城隍廟前豎立著清道光二十一年(公元1841年)的“重修城隍廟碑”,石碑上刻“吾鄉之祀城隍也,自唐武德中置縣而始,厥后縣有治。貞元初,邑改,廟僅存焉”。城隍廟大門上方的青石匾額刻“唐城隍廟古跡”,系唐天復四年(公元904年)重修時所制。當地百姓對千年前置縣的歷史十分珍惜,所以千年來依然保留“鄉祀城隍”的習俗?,F在城隍廟已翻修一新,其一些石柱的礎石仍是唐宋遺物。

    侯官城隍廟地處閩江旁,華棣山麓,而華棣山是旗山的一個支脈,旗山從閩侯縣上街鎮向東延伸到南嶼鎮一帶。由于唐初侯官置縣,帶動了旗山一帶的開發,唐宋旗山沿途建有“九庵十八寺”,就是經濟繁榮和交通發達的產物。

    侯官城隍廟前的大江邊,聳立著唐武德年間建造的“鎮國寶塔”。這是閩江旁巨大的古代航標,是唐代福州海港的重要文物遺存。在數千里長的閩江兩岸,還沒有見過這么古老而雄渾的石塔。在三四千年前,海水曾一直浸漫到閩侯甘蔗,故曇石山的古代閩人就擇居在大海邊的山坡上,并從海中獲取魚蝦貝蟹維持生存。后來海水漸退,但至唐代,海水依然浸漫到侯官一帶。我們專門查閱了福建省地圖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福建省歷史地圖集》(省方志委編),其中“閩江下游區”的“海岸線變遷圖”,就有明確的標記。侯官地處閩江和烏龍江分流處,既是閩江全流域的水路交通樞紐之一,又是唐代閩江下游的重要海港,其經濟和軍事價值不言而喻??梢韵胂?,在閩越、兩漢、三國、兩晉的漫長歲月里,這里經歷了多少兵火洗禮,演繹了多少歷史傳奇。明朝著名詩人曹學佺路過此地時寫詩道:“解纜已更市,榜歌猶未殘”“日瀉帆光淡,江澄塔影寒”。“塔影”,依然是侯官的標志。侯官村至今仍保留著“上市”“中市”“下市”的地址名稱,不難想象,在置縣時作為縣治和海港的侯官,該是何等繁榮。

    閩越風情 古韻流芳

    千年侯官文物古跡甚多,難免有被后人忽略之處。2011年我們初訪侯官村時發現的三將軍廟,即為一例。

    當時我們慕名首訪城隍廟,卻看到旁邊還有一座矮小古拙、名不見經傳的三將軍廟,稱“漢鎮閩將軍廟祖殿”。廟名立即引起我們的濃厚興趣,于是請城隍廟管理人員打開塵封的大門,進將軍廟參觀。將軍廟建于初唐,現存祖廟是一座重修的清代建筑。當地傳說,侯官置縣建城隍廟時,從地下挖出硋、鐵、石三尊將軍像,人們便據其造型塑了三尊神像,即硋將軍(俗稱金臉將軍)、鐵將軍(俗稱紅臉將軍)、石將軍(俗稱白臉將軍)來供奉祭祀,視為自己的先輩。有人說這是閩越王無諸的三位戰將(故稱該廟為閩越將軍廟);也有人說此三人系漢武帝派中原兵將征服閩越國時留下駐防的將軍(故稱漢鎮閩將軍廟)。我們覺得,不同的傳說反而證明,這是西漢時代入閩中原人民與當地閩越土著融合的產物,是十分難得的歷史文化記憶。雖然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成長過程中免不了兵刀戰火,但底層百姓最終實現了民族交融。據了解,1996年修復漢鎮閩將軍廟時,曾出土一尊石雕將軍像,造型古樸,刻工細膩,系明代文物,現藏閩侯縣博物館。

    由于數千年來戰火紛飛,侯官居民變動十分頻繁,如今僅三千多人口的侯官村,仍有二十多個姓氏。如上市自然村有十二個姓氏,以吳、陳為主;中市自然村有七個姓氏,以趙、楊為主;下市自然村有四個姓氏,以陳、王為主。他們尊崇“三將軍”達千年之久,可見其已形成民俗、融入民心。每當春節元宵,村民都要抬著三位將軍的塑像在村里村外巡游,人們爭相迎祭,十分熱鬧。有時也會發生搶占“三將軍”的爭執,造成村民不和諧,于是經各自然村長者商定,由上市奉迎鐵將軍、中市奉迎硋將軍、下市奉迎石將軍,巡游地點基本覆蓋全村,萬民同樂。祖殿附近還建起了兩座新將軍廟,以滿足祭祀需求。農歷正月十八、十九日為將軍安位日。農歷四月初四為將軍誕辰日,在外親人清明回鄉祭祖之時,也共同舉辦流水席作為“三將軍”誕辰慶典。這種健康樸素的民俗活動若加以必要的藝術提煉和加工,增加閩越元素,再現漢唐風情,有望成為新建的“侯官風情廣場”中一項吸引游人觀看乃至參與的大眾化民俗活動。“侯官風情廣場”也有望成為福州開發兩江四岸的標志性新景觀。

    山川形勝 千年治水

    站在“鎮國寶塔”前,可見福建的母親河——閩江滾滾東下。

    閩江穿過狹窄艱險的水口地段后,至閩侯白沙、甘蔗一帶始為平緩。前頭突有南臺島擋道,于是閩江挾浪裹沙分兵兩路:北路沿洪山麓至福州城,此為白龍江,又稱閩江(近代成為主干流);南路則沿旗山麓越侯官村呼嘯東去,此為烏龍江,是古代閩人交通的主干流。故烏龍江兩岸出現了洪塘、蓋山、南嶼、南通等著名鄉鎮。侯官置縣的主要理由,就在于其地理位置的極端重要性。

    然而,侯官因水而興,也因水而毀。南宋梁克家撰寫的第一部完整而翔實的福州地方志《三山志》,對此有十分具體的記載:“侯官縣:州西南百步。唐武德六年(公元623年)置。治州西江岸水陸三十一里。貞觀五年(公元631年),省入閩縣。長安二年(公元702年,武則天執政時),析閩縣西十二鄉復置。貞元五年(公元789年),洪水漂壞,后團練觀察使鄭叔則奏,移入州城。”據民國《閩侯縣志》記載,侯官縣治正式搬到福州城內,是在貞元八年(公元792年),從置縣到遷縣,前后達169年之久。究其原因,縣治設在侯官確有利于對當時福州西部地區的管理。但閩江至此分流而河道變窄,暴雨時節必形成水患,而當時人們尚未認識到海水天文大潮的疊加影響,會擴大水患的破壞力。侯官數次淹沒,以致不得不遷縣治。

    侯官縣治遷走后,縣城建設的萎縮勢在必然。后人也從中了解到,自然環境對地域建設有多么重要。當然,侯官村長期仍是閩江邊的交通樞紐和貿易中心,而人們與水患的斗爭也始終沒有停止。水患問題的徹底解決,還是在20世紀90年代。

    習近平同志在福州工作期間,發現每年夏季,暴雨洪水臺風和天文潮疊加,對地處閩江下游東海之濱的福州人民生產生活影響巨大。經過調查后,習近平決定加高、加固閩江防洪堤,閩江福州段153公里長的鋼筋水泥防洪堤很快建成,一舉解決了千百年來的水患問題。在侯官村的村史展覽中,我們看到了新華社發的1995年12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在閩侯參加閩江下游防洪堤加固工程勞動的珍貴照片。

    如今,包括侯官村在內的閩江上街段防洪堤,擋住了閩江滾滾洪水,保障了堤內廣大居民的正常生活,也為上街的大學城和許多新樓盤建設掃除了水患風險?,F在有20多萬師生生活在福州大學城,侯官村則成為生態優美的“后花園”。利用侯官置縣1400周年的契機,發揮大學城“后花園”的新地理優勢,進一步挖掘千年侯官特有的文化旅游資源,并在傳承弘揚侯官文化的寶貴精神的加持下,侯官古村必將展現新的魅力,為福州地區的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的樣本。(王凌系福建省新聞出版局原副巡視員、研究員,薛東系福建日報社高級編輯)

    來源:《海峽通訊》

    編輯:林宇煌

    一審:劉寧芬

    二審:周邦在

    責任編輯:林宇煌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寧德網簡介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寧德網 版權所有,未經寧德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351201400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1309374

    廣告聯系:0593-2831322 職業道德監督、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新聞熱線:0593-2876799

    寧德市新媒體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地址:寧德市蕉城區蕉城北路15號閩東日報社三樓

    閩ICP備09016467號-17 網絡舉報監督專區

    被强开花苞的双胞胎美女 147大147大胆全婐艺术照
  • <wbr id="ymiae"><nav id="ymiae"></nav></wbr>
    <input id="ymiae"></input>